20.6 C
Hong Kong
4/04/2020 (Saturday)

有關QE的幾個討論

QE是Quantitative Easing 的簡稱,中文常見譯作量化寬鬆或量寬。 何解是叫「Quantitative」的Easing?
Helicopter Drop

Helicopter Money是甚麼?

近幾個月最多人談論的經濟刺激政策,已經由負利率變成Helicopter Money,本文就作一系列的整理文章,探討甚麼是Helicopter Money。
hong-kong-1791067_1920

香港利率制度初探

美國加息令不少人思考「香港會否加息」這問題。這個問題的短答案是「未加,但之後可能會」,因為各大銀行的最優惠利率(P rate)在聯儲局加息後維持不變。 長答案則有點複雜。例如,香港金管局(HKMA)就有將其貼現窗基礎利率(Discount Windows Base Rate)調高,維持與聯邦儲備利率(Fed Fund Rate)利率區間下限(現為0.5厘)加50點子的水平。

Phillips Curve與通脹的形成

耶倫指出,宏觀經濟學概有理解通脹的框架雖然大仍然有用,例如通脹主因受通脹預期主導,而貨幣政策則可透過改變預期來影響通脹。而整體經濟的供求狀況,及勞動市場的就業水平等,都能影響通脹水平。

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Hysteresis

Yellen在出席波士頓聯儲銀行的年度經濟學研討會時的演講,因為特別的是今年為這研討會第六十屆,亦可能因此今屆的講者名單亦頗為強勁。研討會的主題為《The Elusive "Great" Recovery: Causes and Implications for Future Business Cycle Dynamics》,有份主講的包括Robert E. HallAlan B. KruegerJ. Bradford DeLong等名教授,而參與討論的學者亦包括Olivier Blanchard、Gregory Mankiw、Peter Diamond、Laurence M. Ball等明星宏觀經濟學者,不少論題都相當具前瞻性。

甚麼是Solow Growth Model?

經濟學生在學習長綫經濟增長時,都必定會學Solow Growth Model的論述。這論述解釋了經濟體長綫的經濟增長,不在乎累積了多少Capital,而是在於生產力改進。

通脹預期要點樣量度?

著名宏觀經濟學者James Hamilton在網誌上發佈了一篇介紹量度美國通脹預期方法的文章,各位經濟學生可能會有興趣一讀。

聯儲局推負利率的可行性

Ben Bernanke(伯南克)在新一篇博文中,詳細探討聯儲局採用負利率的可行性,今次的討論亦較以往的詳細,值得一看。

聯儲局加息唔易 — IOER與ONRRP的角色

美國聯儲局的議息會議後調高基準利率,但要成功加息其實有不少技術問題要解決。而技術問題的成因,正是QE令聯儲局資產負債表過大及銀行儲備過多。

2/3遊戲 — 行為經濟學與投資理念

記唔記得之前同大家分享過,FT同行為經濟學大師Richard Thaler合作做左一個2/3 Game,研究一下讀者的行為「理性」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