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Shiller : 衰退可能因社會心態轉變而起

Robert Shiller在其新一篇NYT專欄文章中再提及其「Animal Spirits」的宏觀經濟理論,指不少衰退可能都是因為社會上群眾心態改變而觸發。 Shiller 指出,經濟學家喜歡以經濟數據來解釋經濟週期,但實際上大眾未必對數據太著眼,所以數據未能解釋大眾的經濟行為轉變;他提出社會規範的改變可能更能解釋經濟衰退。 在1929年大股災後,美國的教會對大眾的影響力加強,因為大眾開始反思股市帶來的紙上財富;Shiller又引述當時的暢銷書籍對時代的描述,指股災過後大眾的衣著變得保守,不少重投宗教的信仰懷抱,維多利亞年代的性禁忌亦開始復興。 Shiller認為這些社會思想改變可能為大蕭條出現的原因之一,因為這改變令大眾的消費意欲下降。他在文中亦指出其他經濟衰退前,亦有相似的社會改變,這類因素對經濟的重要性不容輕視。 [contentcards url=”http://buff.ly/24bLPLJ” target=”_blank”] Econ記者 from Listen Carefully for Hints of the Next Global Recession

Stiglitz評Yellen: 利率政策不是最重要

在這篇繼續推廣他的新書The Great Divide及其對美國貧富差距關注的訪問中,Joe Stiglitz被問到他如何評價Yellen的表現。Stiglitz認為Yellen的表現仍不錯,但他認為聯儲局不應再只將目光放在利率高低之上,而是應該協助中小企取得更多融資。 Stiglitz重申,利率不是真正的重心,真正重要的是資金有否用到推動經濟增長之上;但現時過份著重利率政策,令忽視真正重要的經濟實況。 [contentcards url=”http://buff.ly/1N9Bb0B” target=”_blank”] Econ記者 from A Conversation With Joseph Stiglitz

安倍經濟顧問浜田: Helicopter Money頗危險

Money from Heaven?

安倍晉三的特別經濟顧問浜田宏一在Project Syndicate撰文,反對日本採用Helicopter Money。他指Helicopter Money的問題,是對財政決策者的「定力」極度依重,若果財政決策者屆服於政治利益的要求,Helicopter Money好容易引發高通脹。 對於Adair Turner在新書《Between Debt and the Devil: Money, Credit, and Fixing Global Finance》中建議日本應採用Helicopter Money的,浜田宏一指Turner書中提及的1930年代日本例子就是最好的反例。 早在1931年時任日本大藏大臣高橋是清就使用Helicopter Money來推動日本經濟復甦,但當高橋被軍國主義支持暗殺後,其接任人放任貨幣及財政開支增長,令日本經歷急速通脹,最終在因二戰才終止。 浜田宏一認為這證明Helicopter的潛在問題,正是財政決策者容易向政治現實屆服。他認為安倍政府現行的經濟刺激政策已開始有成果,所以不用急於推行Helicopter Money [contentcards url=”http://buff.ly/24bG0y5″ target=”_blank”] Econ記者 from Money from Heaven?

日央行行長黑田東彥:Helicopter Money是違法的

黑田東彥

日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在議息會議後的記者會上表示,Helicopter Money這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合作的經濟刺激方法,在日本是違反憲制。 Helicopter Money的基本運作,就是由央行印製新銀紙,再交予政府作財政開支之用。黑田指:「成熟經濟體早就從歷史中學會貨幣及財政政策分家,央行只負責貨幣政策。」他續說:「我不相信在日本現行法制容許推出Helicopter Money。」 黑田在會上指日央行會在有需要時,通過加大現行的量、質寬鬆及負利率政策去為日本經濟提供進一步的刺激。 [contentcards url=”http://buff.ly/26yYFCq” target=”_blank”] Econ記者 from BOJ’s Kuroda rules out ‘helicopter drop’- Nikkei Asian Review

Draghi教德國人投資:不一定要將錢放在存款戶口!

歐央行行長Mario Draghi早前接受德國《圖片報》訪問,並於週四(4月28日)刊登,訪問全文的英文版本可以在歐央行的網站找到。 其中一段《圖片報》記者問Draghi:德國人的存款在低息政策下「正像陽光下的牛油一樣在慢慢溶化」(melting away like butter in the sun),你看不見嗎? Draghi就解釋,其實不只德國人要面對低息,而且低息環境的成因是經濟正值低通脹低增長,如果現時加息可能令經濟更差及引發通縮。但《圖片報》記者指,德國人感受到的好像是低息的負面影響較多,例如退休存款變得更為困難…. Draghi解釋真正重要的回報是扣除通脹的實質回報,德國人可能眼見90年代的利息較現時高,但其實當時的通脹更高,所以實質回報其實當時較低;另外,Draghi又告訴德國的居民,他們不一定要將錢放在存款戶口的,因為外面有很多其他投資渠道。 《圖片報》記者追問:「德國人要怪就只好怪自己?」 Draghi否認,並重申投資的方法真的很多,他特別提到美國人都面對了七年的零息,但當地的金融系統仍然運作正常,不少資金仍可以取得合理的回報。 Draghi對德國朋友這番教導,各位讀者又怎看呢?

V教授:英國Brexit後都會受歐洲經濟拖累

近日前希臘財長Yanis Varoufakis因為推出新書《And the Weak Suffer What They Must?: Europe’s Crisis and America’s Economic Future》,所以不停上電視節目訪問。 其中一個最常遇到的問題,就是他對Brexit的看法。以下就是他在Bloomberg 訪問時有關這條問題的片段: 不要以為他在去年與歐盟就希臘債務問題談判時,一直採取強硬態度,而且一直強調歐盟機制存在極大問題,所以他就會支持Brexit。 V教授指,雖然歐盟仍有很大改進空間,而且有內部分裂的趨勢,但Brexit只會令歐盟的分裂更嚴重,這會令歐洲內陸出現嚴重的通縮壓力;而由於歐洲人為英國出口貨品的主要消費者,這問題將波及英國。 V教授直指英國人可以投票脫歐,但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擺脫歐盟的壞影響。  

陸龜 – 大陸資金外流走勢

製表:陸龜 陸龜大仙在FB的點評: 尋日出埋數字可以出圖嘅仲有大陸服務業逆差數字,所以大陸資本外流數字圖終於出得。 一再加強外匯管制後,二月及三月資本外流好似有減慢,但從四月逆回購數量加大睇黎,四月外匯儲備跌幅應該回升,敝欄(un)educated guess應該有三至六百億美金。 另外二三月經常帳盈餘低於過去一年平均數,要望多兩個月睇下到底係農曆年影響,定係還是人仔匯價過高已經開始損害出口競爭力。如果係後者,咁就算央行把炮到做到零資本外流都無用(笑)。

負利率下的贏家? 愛爾蘭央行從負利率賺近3000萬歐元

by HeadCase via Vimeo (https://vimeo.com/121763217)

愛爾蘭央行公佈年度報告,2015年度該行錄得22.4億歐元盈利,並會將當中的18億歐元交予愛爾蘭財政部。 年報當中一個有趣的數字,是年內由於歐央行實行負央行存款利率政策,銀行及政府在區內央行存款,亦都要向央行支付負利率;愛爾蘭央行更因此要獲得2850萬歐元的「(負)利息收入」,這數字遠較2014年度的430萬歐元為多。 以下為愛爾蘭央行為年報做的簡介短片:

陸龜- 大陸放水流量圖 (2016年4月27日)

製表:陸龜 龜龜在FB解讀: 兩次MLF到期,放左三次MLF,但逆回購都仲係要推上去。未到期逆回購黎到七八千億呢個水位,除非黎多兩三次MLF,否則降準只係時間問題。 過往相關數據: 陸龜- 大陸放水流量圖(2016年3月18日) 陸龜- 大陸放水流量圖(2016年3月18日) | Econ記者 製表:陸龜 Advertisement 以往相關數據: 3月4日 … …閱讀全文… 陸龜- 大陸放水流量圖(2016年3月4日) | Econ記者 製表: 陸龜 Advertisement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