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龜政治普及系列—香港區議會選舉的蜂巢圖

撰文:陸龜  區議會點票之際,不少網民在傳立場新聞的選區infographic [註1],敝欄看過之後只是心想「終於有人做到八十年代英國大選水平的infographic了」,其實立場已經很努力,只不過由一段地圖加上選區劃界的inforgraphic有兩個問題:一‧區區會出一個議員但地理上每區不等,導致視覺落差;二‧在市區內三四條街就已經是一個選局,要找出選區出來根本就是折磨自己。所以和友人看過之後,就決定做香港第一幅六角型選區infographic,我們就叫這個做蜂巢圖(英文叫cartograph)出來,順手做一做政治普及教育。     所謂蜂巢圖,其實是源自英國大選時的蜂巢圖(圖一),在單議席單票制之下,每區選出一個議員,因而在圖像上每區相等之下六角型圖會更易顯示出不同區域的勢力分佈。這種的六角型圖近來在台灣立委選舉之中的不分區亦有用到(圖二)。   圖二:台灣2016年立委選舉蜂巢圖 [註2]     終於在曲終人散之後的接近三個月之後,敞欄與察理以及膠事錄總裁聯手出品了以下三幅圖,當然資源有限,仍然未能做到先進地區般用滑鼠放到選區處就彈出各項資料。今次的蜂巢圖很可能還有下半場,但可能要再用兩三個月吧(汗)。 圖三:香港區議會選區蜂巢圖底圖      圖四:按黨派劃分的區議會選舉蜂巢圖   圖五:按政治陣營劃分的區議會選舉蜂巢圖       註: [1] https://dce2015.thestandnews.com/ [2]  相關維基百科頁面

「超無聊」經濟論文大全

早前在FB分享了這段Standup Economist (中文可以叫做「棟篤笑經濟學家」)Yoram Bauman的最新「演講」,此演講是在今年的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年會的其中一個節目,入面提及的就是一大堆「超無聊勁好笑」的經論學論文。 大家看的時候要記住的,是片中每一篇「無聊論文」都是「真有其文」,而且不少是在學術期刊中出版的!!! 今次我就同各位找出當中文章,好讓各位可以親自見識見識! 首先要介紹的論文其實完全唔「無聊」,某程度更是極認真,因為這是由國際貿易理論專家寫出的一篇解構星際貿理論的文章!無錯,是有關星際貿易! 而該位國際貿易大師作者是誰? 正是諾貝爾獎得主Paul Krugman! 早在1978年,Krugman就已經寫出這篇《Theory of Interstellar Trade》大作。想當年他仍「只是」在耶魯大學擔任副教授,但這篇文章早已成為「奇趣」經濟論的經典之作。   全文只有15頁,內文係認真的星際貿易討論,講述在星際貨運上需要使用超光速飛行,當中可能出現的時空問題,對貿易理論基礎假設必須的套利行為(arbitrage)的影響。 而結論當然就是……「The Force is With Us」 這份論文最終在2010年十月在經濟學期刊《Economic Inquiry》出刊。 另一篇文中提到的諾貝爾得主級數的「無聊」論文,為James Heckman於1980年寫下的「實證」論文《The Effect of Prayer on God’s Attitude Toward Mankind》。 此文以有關美國人禱告的統計數據,加上Econometrics的技巧,以求「估算」出上帝對禱告的「回應」。 估算結果如下: 結論是「唔做禱告未必有事,但做少少反而可能更差」。 這論文最終在2009年於期刊《Economic Inquiry》正式出刊。 另一篇好值得介紹的「奇趣」經濟學論文為,加拿大Queen’s University學者Gregor W. Smith的《Japan’s Phillips Curve Looks Like Japan》。 內文內容,簡單兩個字……「如題」。全文字多唔多隻,只有簡單幾個圖…… 唔信? 以下為初稿全文四頁….. 日本1980至2005的通脹率對失業率 將失業率的軸左右反轉,變成常見的Phillips Curve….. 然後成功劃出一個日本地圖! … Read more

各大銀行Coco Bond 派息能力

之前在文章《德銀急跌—Coco Bond為投資市場帶來的風險》中,提及過「Maximum Distributable Amount,MDA(最多可分派金額)」及「Available Distribusble Items,ADI(可供分派資產)」如何影響Coco Bond派息。 FT Alphaville就找來當日出報告,令德銀大跌的CreditSights 的報告,以顯示各大銀行就Coco Bond派息的能力。

德銀急跌—Coco Bond為投資市場帶來的風險

踏入猴年,歐洲股市就受到不少壓力,其中一個原因是德銀股價急跌拖累。德銀面對的問題,正是週一(2月7日)一份報告指,德銀的一批Coco Bond可能無力派息,令債價急跌之餘亦拖累德銀股價下跌,週一及週二合共跌13%。 Coco Bond是近年銀行業積極提高資本水平時所使用的工具,相關的基本運作及潛在問題,各位可以先閱讀本網早前的文章《下一個金融海嘯的源頭-Coco Bonds》。 先要指出,目前德銀面對的問題並未到達文中所述的嚴重,亦非直接與「Bail-in」問題有關;今次市場擔心的主要是該債券能否派息的問題,但這次事件仍反映Coco Bond建構的內在問題,及投資者輕視這些風險。 根據FT Alphaville的報道,德銀出事的為一批Coco Bond為2014年5月發行,當日希望集資15億歐元,結果吸引250億歐元的認購,並最終發行了相當於35億歐元的債券(當中分美元、歐元及英鎊計價三批,歐元計價批次總值17.5億歐元)。 今次出事之因,正是投資研究機構CreditSights Inc發表的報告,擔心德銀年內將無力為這批債派息。 為甚麼會有這個憂慮?正是因為德銀這批Coco Bond的派息,是要按該銀行的資本充足水平是否足夠而決定的。要知道,Coco Bond的基本概念是要令銀行在高風險時,可以要持債人「分擔損失」,而由於派息亦為銀行資本分發的行為,故不少Coco Bond都在條款中指定派息與否,會與銀行的資本派發能力掛勾。 例如歐洲銀行監管局更直接要求Coco Bond的派息,如果會令銀行的資本充足水平下降,派息就要按照以銀行銀本充足度計算出來的「Maximum Distributable Amount,MDA(最多可分派金額)」而定。(計算方式詳看這個。) 而德銀這批債券的條款,更額外列明派息與否,再要視乎要按照德國GAAP會計方式計算出的「Available Distribusble Items,ADI(可供分派資產)」是否足夠。按FT Alphaville 報道,這金額大概就是銀行的可借分派儲備,而Citi的分析員早在債券發行時就已經指出,ADI的金額會比MDA更低,令這批債券更易不獲派息。 而另一個顯著的問題,是德銀無向外直接公佈其ADI水平,這低透明度問題就是今次急跌的一個主因。在股價急跌後,德銀馬上公佈其ADI,指出年內可以派息用的資金多達10億歐元,大幅高於今年要派發的3.5億歐元券息。 但今次市場的反應,反應的問題並非Coco Bond的結構有風險這麼簡單,更深一層的問題是,不少投資者可能並不了解Coco Bond的眾多潛在風險,才會突然出現這麼急的跌幅。 而週三(2月11日)在德銀打算債券回購部份債券的傳聞下,德銀股價顯著反彈,最多升過14%,這更反映市場的憂慮可能只源於不理解。

英倫銀行通脹報告(2016年2月號)

 英倫銀行上週四(2月4日)進行議息會議,今次會議同時發佈了一年四期的《通脹報告》。 《通脹報告》是英倫銀行用以向公眾解釋英倫銀行對經濟看法,及貨幣政策背後的考量的渠道,所以看《通脹報告》應可一探英倫銀行的政策走向。 較重要的當然是英倫銀行對英國經濟及通脹的預測,下圖括號內的號字為11月報告的預估數字,括號外則為今期數字: 可以見到,未來三年GDP增長都有所調低,例如今年的增長率就由2.5%下調至2.2%,明年的則由2.7%調低至2.4%; (下圖為英倫銀行預測GDP增長的信心區間:愈深色的區域有出現的機率愈低,而最淺綠色以內所有區域則包含90%出現機率) 今年首季的通脹預測,亦由上期預估的0.7%下調至0.4%;明年首季的通脹率亦相信只會回升至1.2%,較上期預測的1.5%為低。 (下圖為英倫銀行預測通脹走勢的信心區間:愈深色的區域有出現的機率愈低,而最淺紅色以內所有區域則包含90%出現機率;左圖為今次預測,右圖為上期預測,兩者都是以市場推算的英國利率走勢作基本假設。)    這些預測,英倫銀行是基於以下一系列基礎假設推算而來:        當中包括包括: 1) 環球經濟 預期歐元區按季增長約不足0.5%及通脹維持於約零水平 美國按季增長亦僅僅高於0.5%,而通脹維持於1% 新興市場則全年整體增長3.25%,而中國全年增長約6.5% 2) 英國本土開支 預期消費開支以每季0.75%增長,而企業投資則以1.25%按季增長 物業投資則按季增0.75%,而樓價則每月以0.5%速度上升 值得留意是,英倫銀行對通脹的假設仍相當樂觀,例如英國物價是受外圍因素(如油價)拖累才不能達致2%目標,該行指英國春季期間燃氣價格跌5%,但同時預計非能源入口價格將有一定升幅,兩者可相互抵消。 而該行更對國內生產力上升有相當樂觀的預測,認為未來一兩年將有顯著回升(如下圖),將可帶動工資水平上升,推動通脹。      Inflation Report Press Conference – February 2016 http://www.bankofengland.co.uk/publications/Pages/inflationreport/2016/feb.aspx

委內瑞拉訂購100億張新鈔票 流通鈔票量將倍增

WSJ報道,委內瑞拉政府在12月向多間鈔票製造商,訂購多達100億張新鈔票,以求「解決」國內「唔夠錢用」的困境。 該報指出委國早在去年下半年已經入口多達50億張新造的委國貨幣Boliver,但仍未足夠滿足國內需求。 100億張新鈔是怎麼樣的概念?WSJ指美國聯儲局及歐元區的歐央行每年都只會訂造80億張新鈔,而美歐兩地人口遠較委國為多之餘,亦不要忘記美元及歐元為全球貨幣,而Boliver則只有委國人民使用,這可見今次委國訂造新鈔的規模之巨。 按報道指,100億張新鈔將近乎令委國國內流通貨幣量,上升一倍。 下圖可見100元Boliver紙幣流通量近年的增長: 簡單的貨幣經濟學會告訴你,貨幣急速增長的結果,通常是貨幣的價值會隨之大降,而這可體現在國內及國外價格兩個層面。 國外價格即Boliver的國際匯率,但因為委內瑞拉官方規定Boliver兌美元匯率(官方匯率有三層,最常用的為6.3 Boliver 兌一美元),令國外價格只能在黑市渠道調節。報道指,黑市匯價剛在本週跌破1000 Boliver 兌一美元的關口 ! 昨晚(2月3日)就連委國的貿易及投資部長 Jesus Faria 都公開指,委國的官方匯價制度難以持續。 國外價格調整受阻,調整的壓力自然降在國內價格(即物價)之上。早前本網提報道過,委國央行公布去年9月的通脹率高達141%,而IMF則估計今年委內瑞拉的通脹將上升至720%。 而WSJ就在下圖整理了一批日常用品2014至2015年的升幅。 要留意是委國最大面值的鈔票,為100 boliver,你可以見到買魚需要5900 boliver,即是需要59張100 boliver的紙幣才可以買到,這亦為委國急需新鈔票之因。但若以黑市美元匯價計,這只需6美元,即46港元左右。 WSJ的文章引述鈔票專家Owen Linzmayer指,今次委內瑞內不直接推出較100 boliver更高面值的鈔票,令印鈔及運輸成本超高,他認為這反映委國仍不願意接受通脹已失去控制的事實。 “Big bills do not cause inflation. Big bills are the result of inflation” Owen Linzmayer 有趣是,今次鈔票訂單極大,無一間鈔票印刷公司可以獨自吃得下,所以今次訂單可能由英國的De la Rue、加拿大的Canadian Bank Note Co、法國的Oberthur Fiduciaire 及德國的Giesecke & Devrient 共同分擔。 近年印鈔業的盈利空間下降,報道指幾間大廠都對可以取得這宗巨額訂單而感到高興。 但當然,所有印鈔公司都拒絕了WSJ的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