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經濟顧問70週年大會~ 伯南克、Joe Stiglitz、格林斯潘同場出席

2月11日Brookings舉辦左一個雲集眾多經濟學巨星的活動,就是為美國白宮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CEA)成立70週年的紀念活動。 這個活動可以請得到一眾經濟學巨頭的原因,是70年間曾成功進入CEA的學者都非等閒之士,簡單舉個例,最近三任聯儲局主席都曾入CEA,而頂級學者如Joseph Stiglitz、 Greg Mankiw、Christina Romer及John Taylor等都曾任職CEA顧問。 以下為維基百科整理的過往成員名單,大家不妨看看你認識幾多個名字。 曾擔任主席的人士如下: 曾擔任顧問的人士如下: CEA是甚麼呢? CEA簡單來說就是美國總統的私人經濟顧問,顧問的席位只有三個,由總統親自提名,所以能擔任此職的人士,都是要有相當份量的經濟學者;當然無可能三個人做所有事,三名顧問旗下有約20名經濟師協助。除了為總統提供意見,另一個主要職能為撰寫年度白宮經濟報告,2016年度的報告經於週一出版,大家可以在這裏找到。 回Brookings的活動,當日舉行了三場討論,其中以最後一場伯南克Joe Stiglitz再加現任IMF首席經濟師Maurice Obstfeld 同場討論環球經濟近況的一場,最受注目。 但如果問我,由格林斯潘、Alan Krueger、Glenn Hubbard及Austan Goolsbee主講的《The CEA in Moments of Crisis》,講起CEA的往事趣閒,就更為有趣

The Economist的委內瑞拉經濟危機專題

早前寫過幾篇有關委拉瑞拉經濟危機的報道,但都是集中在一些較即時的議題,對委國的經濟問題論述其實不算全面。 較全面的的報道,我會推薦《The Economist》的委內瑞拉專題《Venezuela: a nation in a state》,該文之中就有不少我之前無提及但重要的資訊。 委國的外匯收入有高達95%與石油出口有關,所以油價大跌令外匯減少,造成嚴重通脹及匯價崩潰等問題,之前都有同各位講過。    但另一個重要問題,是委國政府的財政都因而出現問題,由於該國的政策重點為「幫助窮人」,財政開支壓力一向極大,所以當油相關的政府收入減少,該國的財政赤字大幅。由上圖中圖可見,外間估計2012年後財政赤字都達雙位數字。    之前無提及問題,就是委國外匯儲備的問題。委國目前的外匯儲備約值150億美元,而儲備主要由黃金儲備構成。其黃金儲備下降的速度並不急速,主要出現急減的為外幣儲備。    按FT報道,預計今年委國出口收入約為220億美元,減去國債還款,預計只餘下120億美元可作入口之用,這為去年入口總額的三分一;另外委國亦需要向中國歸還62億美元,這些都可見150億美元外儲都的不算充足,所以市場都認為年內委國大有機會違約之因。 回到《The Economist》的報道,其實文中亦有其他社會層面的觀察,例如貧窮人口比例,在這個經濟危機下當然急升:    另一個更有趣的觀察,是在查維斯及Maduro的管治下,委國的傳媒愈來愈少,而獨立的全國報章更只剩下一份,政府對傳媒的管理愈來愈愈緊。   

【經濟學生必看】伯南克教你簡單經濟數量分析 – 油價點解會同股市齊上齊落?

伯南克(Ben Bernanke) 的Blog再出新文章, 今次的內容頗認真,是伯南克對近日油價的問題的思考-近日油價與美股有同上同落的情況,到底是發生咩事? 先作一個劇透,Bernanke的結論是油價與股市的走勢, 有一部份是受「第三方共同因素」影響,而令兩者走向相同; 但另一方面,Bernanke的估算模型無法完全解䆁油價的跌幅,所以有其他因素在推動油與股的correlations上升。 這個結論有點「阿媽係女人吧」? 是的, 所以這不是推介文章的原因; 其實這篇文最值得看的, 是Bernanke親自示範如何進行簡單的經濟數量分析, 大專程度的經濟學生可能可從中得到一些啟發。 好, 現在一齊跟Bernanke做這個「習作」。 首先, 我們要睇的是油價與美股 (以S&P 500作為標準) 的correlation的較長綫走勢,以確立目前的情況,到底有多「特別」。 從Figure 2可以見到油價與S&P500 的correlation 由2011年至2015年的變化, 清楚可見的是correlation的走勢極為波動, 時正時負, 看似兩者其實並無既定的走勢關係。但如果將期內的correlation度數計個平均數,就會得出0.39, 即是期內油價仍傾向與美股有正向關係,同升同跌之說仍算合理,但同時近期的Correlation其實並不算特別高。 之後伯南克就開始尋找一些「共同因素」,希望可確立一些可同時影響股市及油價的改變,來論證兩者的高Correlation並非因為油價直接影響股市所致。Bernanke 估計「共同因素」可以是「環球經濟需求的改變」,可以想象,如果全球經濟需求下降,企業的盈利預期會受影響,令股價下跌相當合理,而油價作為其中一類主要商品的價格,價格因為需求減少而下降實為正常。 問題是,如何驗證呢? Bernanke 今次就參考知名宏觀經濟及油市場研究學者James Hamilton,於2014年底一篇博文中使用的方法。方法就是用銅價、10年期美國國債債格及美元匯價,作為環球需求的「替代量度」,由於三者皆能反映投資者對環球及美國經濟走向的看法,但又不會直接受油價「自身因素」 (例如原油供應量上升)影響,故驗證三者對油價改變的「解釋能力」,就大約可以知道環球需求對油價的影響有多大。 Bernanke 利用Regression來估算上述三大因素對油價的影響力,結果如下: (要留意油價變動及三個需求因素在進Regression前,都先用Log處理過。Regression是利用 2011年至2014年中的數據作估算。) 得出上述三個因素的「影響力」估值後,就可以試用這些數字「預測」如果油價只受「環球需求因素」影響下,油價的變幅會是多少?而更重要知道的,是這個「預測」數字與真實的數字,差別有多大? 對比結果如下,淺藍綫為「純需求因素」推算的油價,深藍綫為真實油價: 可以見到,「純需求油價」的跌幅遠不及真實油價的跌幅,Bernanke指「純需求因素」自2014年六月以來,只能預測到約40-45% 油價跌幅。 有了這一個「環球需求因素油價」(簡稱需求因素),就可劃分需求因素及油市場自身因素(簡稱自身因素)的油價變幅,然後可以用這兩個變幅,分別與S&P500的走勢計算Correlation,從而驗證油股的正向關係,是否只來自需求因素。 以下為需求因素的油價變幅與S&P500的correlation: 以下為自身因素油價變幅,與S&P500的Correlation: 可以見到,需求因素Correlation的平均數高達0.48,高於油價與股市原本Correlation的0.39,反映需求因素確是兩者正向關係的「主要來源」。 但另一方面,自身因素Correlation的平圴亦為正數(0.16),這與Bernanke的基礎推算相違。假設油價下跌而環球需求不變,理應的效果是企業成本下降及消費者的實質消費力上升,應對企業股價有支持,故自身因素Correlation應為負數。 這裏Bernanke 就教大家如何「修正」推算模型,以增強推論能力。Bernanke猜想上述的需求因素無計及投資市場波動性預期的改變,都可能同時影響油價及股市,所以Bernanke決定在原先Regression中加入VIX 變幅作解釋因素,再作一次新Regression推算,結果如下: 之後,就重做上述的過程一次,再次計算需求因素的油價及自身因素的油價,然後再用兩者分別與S&P 500計算出Correlation。 加入VIX 的需求因素correlation … Read more

委內瑞拉國內實況? 不妨跟BBC去當地看看

之前做過不少有關委內瑞拉目前經濟危機的報道,今日希望介紹各位看以下這個,由《BBC Newsnight》做的委內瑞拉專題。 記者John Sweeney親自到訪委內瑞拉,採訪委國人對政府經濟政策的看法,到訪當地超市,親身示範在黑市匯市用100美元換到幾多Boliver,及採訪當地Zika病人等。內容相當豐富及精采,值得一看。 之前有關委內瑞拉的報道: 1) 委內瑞拉通脹達141% 政府發緊急狀態令 2)委內瑞拉今年通脹會有幾高? IMF: 720% 3)委內瑞拉經濟緊急狀態令? 國會已經否決了 4)委內瑞拉訂購100億張新鈔票 流通鈔票量將倍增

美國一仙硬幣造一個蝕一個 點解仲要發行?

講開歐央行打算廢除500歐元紙幣,其實現金問題在另一個極端亦有不少討論。例如美國的一仙硬幣,就因為製造成本高達1.4美仙,出現造一個蝕一個的情況。所以問題是,為何美國政府仍堅持要做一仙? VOX造了一條片解釋,值得一看: 最近的相關新聞是,近年鋅(Zinc)價下跌,令製銀的成本持續下跌,才出現1美仙硬幣成本「只需」1.4美仙的情況,即是美國政府「蝕少左」。 最後想講的是,與Byron談及相關問題,他問「硬幣之所以唔消失,是因為有鋅商的政治游說,這個我明。但為甚麼大額紙幣不消失? 」 我答:「可能罪犯都有做政治游說工作~」 🙂

歐央行快將消滅500歐元鈔票 — 點解要咁做?

為防止方便洗黑錢或進行非法交易,歐洲將廢除最高面額的500歐元鈔票(大概4000港元、2萬新台幣及3700人民幣),之後最高面額便是200歐元(大概1800港元、7500新台幣及1500人民幣),對香港人來說仍是很高,香港現在已變相廢除了… Posted by 歐洲動態 2.0 on Friday, February 12, 2016 上述這個《歐洲動態2.0》分享的Post指出,歐元區打算廢除500歐元紙幣。而在這個post之後,這件事持續發展,值得作一個簡單整合。 歐元區之所以考慮放棄500歐元紙幣,是因為500歐的面值太大,俾指有助恐怖份子及罪犯作洗黑錢,及運送資金之用。 而今次熱議的基礎,不少來自歐洲形警(Europol)去年中一份對現金在犯罪活動中擔當的角色的研究指,在現金使用量減少的大環境,再加上大部份歐洲商店拒收500歐元的前提下,500歐元紙幣仍然有需求增長; 500歐元的發行總值,佔歐元區所有流通紙幣總值三成,但有趣是,歐央行的調查發現56%歐洲居民表示未見過500歐元紙幣; 研究憂慮這個紙幣需求增長,反映的是罪犯及恐怖份子,愈來愈多使用500歐元紙幣輔助洗黑錢及運錢。 (下圖為報告中展示罪犯對500歐元的使用方式事例)    當時報告的建議之一,是歐央行就算不完全廢除500歐元紙幣,亦應該加強對紙幣流向的追蹤及監察。   而到近期,渣打銀行前CEO Peter Sands就在哈佛Kennedy School發表研究,目的同樣是希望檢視現金在犯罪活動中的角色。其中有關500歐元可能有「促進犯罪活動」的內容亦不少,例如研究指出歐元為犯罪世界第二大主要貨幣: 而研究又指,以500歐元運送黑錢相當方便。一個簡單的量度方法,就是一百萬美元(或等值)要用幾多個公事包才放得下,及淨重有多少? 如果用500歐元紙幣(新鈔,舊鈔的佔位可能多一倍),這一百萬淨重2.2kg,0.2個公事包便可放下(換句話說,是一個公事包放得下500萬美元);但如果用200歐元紙幣,就大約半個公事包才放得下,淨重亦會增至5.5kg;而如果用100美元紙幣,則約最少要0.7個公事包,淨重約為10kg。 這些都反映出,500歐元大大「減輕」了罪犯營運的成本。 而從下表中可以見到,500歐元的價值在發達國家中第二高,僅次於1000瑞士法郎紙幣(美元等值約為1006美元);作為一種56%本地居民未見過的紙幣,但其流通總值高達3220億美元,僅次於100美元紙幣,可想其於黑市可發揮多大的「store of value」功效。 所以近期歐盟及歐央行都積極研究停止再發行500歐元紙幣的工作。 首先,在2月2日歐盟委員會開始對500歐元與犯罪行為的關係作研究調查;至上週五European Council開會後同意,要求歐盟委員會,應研究區內處現金交易上限的可行性,並須與歐央行共同研究如何「處理」500歐元紙幣的未來,並在不遲於今年5月1日前向Council匯報研究結果。 而歐央行方面,對消滅500歐元的態度亦正面,如歐央行理事Benoît Cœuré在2月11日出版的法國報章《Le Parisen》訪問中表示,「以往認為大額鈔票有助大額交易的說法,在電子交易的發展下,愈來愈站不住腳」;而行長Mario Draghi本週一(2月15日)更在歐洲議會上表示,500歐元常用於犯罪活動的證據愈來愈明顯;而FT引述消息人士更指,歐央行內部已就消滅500歐元紙幣達成共識。 看來,500歐元停印是事在必行,唯一的疑問,是何時會正式落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