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透明公平(仲福利好好) Buffer新薪酬計算方程式!

過去一週讀過最有趣的新聞,要數Social Network管理工具Buffer,新公佈的薪酬計算方程式。 薪酬計算方程式?對啊! 兩年前Buffer決定採用極透明的薪酬制定制度,就是利用一條公開的方程式來決定所有員工的薪水。當時的方程式如下: Salary = job type X seniority X experience + location (+ $10K if salary choice) Buffer就以簡單的五個因素決定所有員工薪酬: 1)(六種)工種; 2)(六種)年資; 3)(四個類別)的經驗值; 4)(四個)不同工作地點的開支水平;及 5)員工選擇要股權定係額外一萬美元薪金 而所有因素的「定價」都完全透明的在網上公開,更厲害是不論CEO或是工程師的實質薪金,都會在網上以Google Sheet方式讓全球所有人閱讀! (這為該Google Sheet的連結在這裏。) 據當時QZ的報道,Buffer一個月收到2886個求職申請,當年公佈方程式前一個月收1263求職信,多超過一倍。(而Buffer員工數量不過60名…) 上週Buffer決定更改薪酬方程式,新方程式如下: 新方程式決定薪金因素更多,例如當中的Role就由四個因素決定 Role: (overall base + location base + cost of living)* role value  現在的工種相應薪金,不單純由六個工種決定,而是包括 1)由美國普遍薪酬水平而定的Overall Base、 2)加上舊有的工作地點開支水平、 3)然後再有新加入的生活成本調整 三者相加後才再按工作性質乘出工種相應薪金。之後Buffer會再按員工的年資及是否要股權,上調薪金;但除此之外,Buffer再加入員工家中有幾多人要養,及對公司的忠誠度,再上調工資;例如在家人的一項,每有多一名家人要養,Buffer會額外多付3000美元一年!! 全體員工的新薪金,可以在這裏找到。而如果你對在Buffer工作有興趣,可以在這裏玩一下Buffer的薪酬計算機。 看完這個,你估今個月Buffer收到的求職申請又會增加幾多? 而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是,你又是否同意這種方程式計算薪金方式? 並且全世界知道你人工幾多,你接受到嗎?

季季都要報業績 所以上市公司投資策略短視?

美國上市企業過份看重短期盈利表現希望以短期季度的漂亮業績來支持股價,形成所謂的Short-Termism (短視主義)。這問題更登上美國總統選舉的討論之中,Hillary Clinton 就在七月提出多項政綱中提及,希望解決企視的短視問題。 現時美國上市規則,要求上市公司每個季度公佈業績,這個做法就被人認為可能助長短視主義。今期芝大商學院的IGM Forum就向多個頂級經濟學者詢問,對季度業績規例助長短視主義的說法認同與否。 第一條問題就是: 如果美國上市公司不再需要每季公佈業績,企業管理層會否變得更重視長綫表現? 可以見到,贊同的比率最高,高達36%;反對的比率,就算加上強烈反對,都只為21%。如果改以經濟學者對答案的信心程度加權調整後的數字看,同意的比率上升至43%。 看來經濟學者傾向同意季度業績令企業短視,但原因呢?個別學者都有陳述原因。例如著名學者William Nordhaus雖然讚成,但就指他不相信這個規則變動會帶來大改變,因為可能就算非必須,上市公司會照舊季度公佈業績。    相似的答案亦見於耶魯的Larry Samuelson,及MIT的Richard Schmalensee。前者認為其實一年都係好短,目光長一些都不算是長;後者則認為無季度比較是事實,但好難有大轉變。    答得最肯定的學者,要數Richard Thaler,他的回應是直接一句同意,並附上一條Link,指這是實證證實的情況。       該link 是連結到一篇題為《Real Effects of Frequent Financial Reporting 》的論文,由三位學者(City University London 的Arthur Kraft、Duke University 的 Rahul Vashishtha及Mohan Venkatachalam)撰寫。 該文分析1950年至1970年美國上市企業由年度業績,改為季度業績,對企業投資決定的影響。文章的結論正是業績匯報的的次數愈多愈近,企業管理層的投資取態愈短視。 但總括而言,多數投贊成的學者,其實對都不太相信改變業績匯報的密度,會帶來太大的效應,只是同意該句子的大方向。 這亦是第二條調整問題想要找出的答案: 到底股東會否因這個改變而得益? 明顯可見,不肯定的佔比最高,高達36%,而同意的比例就降至14%。原因正是如學者Barry Eichengreen 所述,就算短視問題真有改善,亦投資者亦要負上透明度減少的代價,所以是否得益,仍不明確。   

金融市場波動應唔應該影響聯儲局政策?

紐約聯儲銀行的資深經濟學者Bianca De Paoli,在該行博客Liberty Street Economics中,提出金融市場風險及不明朗因素,可以令經濟體內的人儲蓄需求上升。由於自然利率是由經濟體中的儲蓄及投資理論上相交的均衡點決定,假若儲蓄增加為長期現象,理論上將會壓低經濟內的的均衡利率(亦即自然利率)。

聯儲局點睇自然利率理論?

十二月就快到,即是聯儲局可能快將加息﹐所以又是時候多做一些Fed 觀察的文章。今次想同各位看的,是上星期公佈的十月議息會議記錄。 各大媒體有關這會議記錄的報道,主要集中提及會上多位FOMC成員認為,只要經濟數據無太大的偏差,十二月的議息會議(會期為12月15 – 16日)為合適的加息時間。 Some participants thought that the conditions for beginning the policy normalization process had already been met. Most participants anticipated that, based on their assessment of the current economic situation and their outlook for economic activity, the labor market, and inflation, these conditions could well be met by the time of … Read more

ECB唔只會加碼QE 仲會減存款利率 (市場預期講的)

星期四(11月12日)歐央行主席Mario Draghi出席歐洲議會聽證會上,講左以下這番說話(引述自Bloomberg

“Signs of a sustained turnaround in core inflation have somewhat weakened, (d)ownside risks stemming from global growth and trade are clearly visible.”

這番話被市場看成Draghi再一次出口術,為下次議息時加碼QE做好準備,而歐元應聲下跌0.2%至1.0717美元(至德國時間1:49)。

Read more

美企持大量現金 可以用來做咩呢?

企業持有現金,可以用黎做甚麼?簡單黎講就有五類用途 1) 股份回購 2) 股息 3)收購 4)科研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5)資本投資 高盛的研究報告就計算左1999年至2014年,標普500指數內的企業現金用途,並為今明兩年作估算,結果如下。    按Business Insider的Sam Ro引述高盛首席美股分析師David Kostin,今年美企在併購上使用現金錄得顯著增長,這某程度是件「好事」,因為併購本質上是企業投資在自己公司的「產能」的行為,理論上可推高未來生產力及利潤。但可惜今年的併購開支增長,仍不足填補資本投資減少的影響。 高盛將R&D、資本投資及併購三項組成「為未來投資」的現金開支,並預計今的「為未來投資」的比例只55%,低於2014年的56%。Kostin解釋,這與美國油企在低油價環境減少資本投資有關。而他相信,佔總現金資本投資三成的油業,在下年會再減兩成投資。 回看上圖,可以見到在2000年代初,「為未來投資」的佔比高達70%,是至2004年左右才回落至50%水平。傳統理論指,將資金由投資未來轉向回饋股東(派息或回購股份),意味着投資機會太少,這可用作理解金融海嘯前後的情況。那投資比率會否上升回2000年代初的水平?這真要待聯儲局加息後才知道。 資料來源: Here’s how big companies are using their massive piles of cash

從另一角度看美國Deleveraging趨勢

美國家庭債務問題在金融海嘯及其後的經濟復甦步伐,都有重要的角色。 今次就同大家讀一篇St. Louis Fed,有關美國家庭債務近年走勢的分析文章。    圖為2004年至今美國家庭債務水平,可以見到美國家庭 Deleveraging (即是去槓桿)由2008年中開始,到2013年首季開始平穩。Deleverage 總額約13個百分點。 單以直接觀察信貸總量改變,對了解債務問題的作用有限,故文章作者Juan M. Sánchez 及 Lijun Zhu 認為可改為觀察家庭層面數據,並分拆信貸增長成「新造信貸」(Credit Creation)及「清減信貸」(Credit Destruction)兩個細項。透過觀察Credit Creation及Destruction的速度及幅度,可以更了解在家庭層面的借貸決定。 Credit change = Credit creation – Credit destruction Credit activity = Credit creation + Credit destruction. Credit Creation可包括新增信用卡借貸、新造按揭等令負債上升的行為 Credit destruction 則包括清還債務及直接違約等令負債下降的行為   上圖顯示的正是家庭負債的另一面,包括Credit change 、Credit creation 、Credit destruction及Credit activity。 可以見到在金融海嘯前,Credit creation 每年約為債務總量的5-10%,但海嘯後就普遍低於5%,到2013年才再度加速。 另一方面,Credit Destruction 其實在海嘯前後都無甚分別,甚至可以說2008年至2012年的Destruction水平是相對較低的。 我們在圖一見到,所謂的Deleveraging在2008年中開始出現,這也可以在圖二的Credit … Read more

就業報告強勁 聯儲局必定12月加息? 停一停 諗一諗先…

美國週五(11月6日)公佈的就業報告,非農業職位十月份增長竟然高達27.1萬個,要知道分析員預期的中位數亦不過是18.5萬個,故今次結果遠較市場預計好得多。消息一出,美國國債息率急升,美匯亦顯著下跌,仿似十二月聯加息已成定數。但作出判斷前,不妨多角度觀察一下這份就業報告的內容。 首先要回顧八九月的增長,及在新一份報告的修訂。八月份的非農就業增長原為13.6萬,修正後增至15.3萬,而九月份的增長則原為14.2萬,修正後降至13.7萬。這兩個月在近一年多的平均每月增長來說,是明顯偏低。將兩個月修定加起來,八及九月仍有額1.2萬個職位增長,但九月偏低的情況明顯。    所以若將這三個月加起來計算月均增長數字,實際上只有18.7萬個新職位,比全年平均20.6萬,仍低一些。 以十月數字僅為短期反彈,補回上兩個月的角度看,這非農數字只反映美國勞動市場大致可維持復甦勢頭。    但當然,如果問十二月加息與否,就要再看聯儲局官員的原先的預期。Atlanta Fed總裁Dennis Lockhart早前講過其10萬個職位增長一個月,都足夠快過人口增長,換句話說可降低失業問題;St. Louis Fed總裁James Bullard 早前就講,新增職位數字放緩係正常的,並認為10萬至12.5萬新增職位增加就足維持就業水平;Cleveland Fed總裁Loretta Mester更認為只需7萬至12萬便可。 突然出現十月這個27.1萬的大數,令上述的總裁更有支持加息的理由(但要留意,上述三位只有Lockhart為今年度FOMC投票成員)。 但另一個重要數字,就是平均時薪增長,因為這是觀察到底美國勞動市場有否薪酬通脹壓力的重要指標。在十月就業報告中見到,平均時薪升至23.2美元,按年增長2.5%, 單看一個數字無甚意義,讓我將數字放入一些context。2.5%增長,為2009年7月以來最高,而這六年經濟復甦帶來的「薪酬通脹」只為平均2%。 分項當中,零售業非管理人員薪酬增長為2.7%,整體零售薪酬更升3.2%,而製造業薪酬增長亦達2%都是近年高位。     上述的數字都反映十月的薪酬上升相對強勁,但是否等於薪酬通脹開始出現?又是否可以為整體經濟帶來整體通脹,令聯儲局安心加息? 問題是,薪酬上升趨勢目前未算太明顯,始終十月的增幅只是一個數據而已,而平均時薪數字時有上落,趨勢未成不宜過早下定論。而假若轉看更長綫的數字,就會見到金融海嘯前的平均時薪增幅,其實高達3-4%,現時的2.5%相形見絀。    這帶到生產力增幅的問題,因為薪酬通脹要傳遞至整體通脹,生產力增長有重要的角色。因為按經濟理論,薪酬增幅應大約反映生產力上升,如果薪酬升幅快過生產力增幅,即是顧主給予員工的額外報酬,多於員工的額外貢獻,這會對盈利帶來壓力,而顧主可能會因此調高產品價格,將薪酬額外開支轉嫁消費者。這為簡單的通脹傳遞機制。 經濟學者Justin Wolfers指出,如果美國的生產力增長可維持在1-1.5%的話,要達到2%的聯儲局通脹目標,薪酬增長就要大約上到3-3.5%才可,所以他認為2.5%薪酬上升可能仍反映美國失業率仍高於「自然失業率」水平。    但到底美國的生產力增長是多少?今年第三季的增長約為0.43%。如果以Justin Wolfers的講法,2.5%薪酬通脹可以算是達標!  問題是生產力數據頗為波動,到底應用短期生產力增長(0.4%)來推斷通脹壓力合適,或是中期平均增長幅度(1-1.5%)更合適?我無法給你一個答案。令問題更複雜的是近年有生產力正在長綫下跌趨勢的說法(例如Secular Stagnation理論,可算一例),令人更難理解生產力與通脹的互動關係。再加上貨幣政策理應不能左右生產力增幅的中長綫走勢,持續低息多一會,可能是聯儲局確保薪酬通脹足夠推動整體通脹的方法。    總而言之,這份就業報告某程度反而令聯儲局更難理解經濟及通脹走向,雖大方向指向十二月加息,但加息仍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 資料來源: Janet Yellen Gets a Raise Greg Ip: Still Not Enough Good News on Wages  Brisk Job Gains Ease Fed’s Path There’s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