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需父幹」經濟學大解構

(原文載於《香港3.0》) 要數近期美國社會最熱烈討論的題目,貧富懸殊必定是其中之一,而Inherited Wealth (家族承傳財富)就被認定為其中一重要成因,要知道「成功需父幹」絕非香港獨有的情況,全球的「二世祖」都是單靠父傳資金「錢搵錢」就發達,成為「特權階級」的。 而Inherited Wealth的討論在經濟學者Thomas Piketty的新書《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在美國出版後就更受注目。書中指已發展國家,可以考慮以全球統一遺產稅制來為平衡貧富懸殊的問題。顯而易見的道理,遺產少了「二世祖」就單靠父傳資金「錢搵錢」的能力就低了。 但著名經濟學者Gregory Mankiw週六就在The New York Times撰文,要為Inherited Wealth平反,並親自拆解「成功需父幹」經濟學! Mankiw為知名經學者,其撰寫的教學書為最多大學選用的!所以其對經濟學界的影響力相當大。 Mankiw首先解釋遺產的經濟原因,他認為主要有三個。一,是人性本質有跨代的關愛心(Intergenerational Altruism);二,則是因人有維持消費穩定能力的傾向,所以賺錢多的時候就會將部份錢儲起,令其收入減少時可以維持原有消費能力,這亦是富人積蓄遺產之因。而第三個解釋,是Mankiw指出財富同所有事情一樣,都有Regession toward the Mean(回歸平均)的傾向,他引述一研究指,通常最有錢的2%之下一代,都不能維持這般高的財富水平,最終只會變成最高收入的35%人,亦因而有錢人會傾向將錢留給後代。 Mankiw指這三大原因,解釋了為何富人較窮人更願意儲錢給後代。例如若將「財富回歸平均傾向」應用在窮人身上,就指出「窮二代」將較上一代成功,所以上一代就不用留下遺產啦。而多數人擔心的貧富懸殊問題,Mankiw雖表示憂心,但就認為正統的經濟學分析是不會提倡遺產稅。 他指遺產若從另一個角度看是為儲蓄(Savings),亦即所有投資資金之來源,這樣看其實不少Start-up同成功企業擴展業務的資金,都是由這些儲蓄而來。他認為更重要的,是資本(Capital,亦可看成財富)回報同所有生產要素一樣,是受Law of Diminishing Return (邊際回報遞減定律)所限制的,故「二世祖」拿着父傳資產,其可得的回報將傾向愈來愈低,但反而因社會資本愈來愈多,相對下勞動力就愈來愈少,這反而會令勞動力的回報傾向上升!這樣下來,用勞力賺錢的(通常是較窮的人)會從「遺產」中得益, 所以結論是遺產的利益是全社會共享的,立遺產稅前要三思! 看過Mankiw教授的拆解後,我腦中立時出現一個相當貼切的例子,就是某上市公司主席之子,同某女藝人在IFC的傷殘人仕廁所在「Gathering」 30分鐘的故事。第二代不及父親成功,所以父親就儲起大量財富給兒子用。兒子想過將錢投資在資本上(例如開Startup),其所得的Utiltiy(經濟學上的快樂程度量度單位)回報已遞減至太低的水平,故決定將錢轉而投資到勞動力提供者(女藝人?),以尋求更高的Utility回報。 結果,女藝人付出勞動力,成功分得原先「遺產」的一部份,成功令這批財產「流出」,亦證實遺產不只「二世祖」可以得益,整個社會都可以因而得益。(例如IFC同Four Seasons兩個品牌,在事件發生後都得到更多的關注。) Mankiw教授的分析,其實某程度上跟傳統的自由市場主義所提倡的「滴漏效應」相似。財產雖然集中在少部分人的手中,但總有一天會「溢出」而傳到窮人的手上,達致「水漲船高」人人得益的終局。 我某程度上同意教授的分析,但問題是若富人可以同時決定「滴幾多、漏幾多」到窮人手中時,又是否可以理想的社會資源分配呢? 看着東北又將要「被發展」了,我想「滴漏」這回事,都是只適合Coffee的了。 社會,可能要更好發展模式。

如果年底就加息,香港是咪會賴野?

上周五英倫銀行行長Mark Carney(卡尼)出席一個演講時,提醒英國百姓要留意,該國的加息周期可能早於預期出現。之前市場一般預期,英美兩國將會同步於明年首季開始加息,現時英央行放風可能早過預期,就等於暗示加息可能今年底就黎。 當然作為香港人最擔心的是美國加息,但英國加息唔等於美國都會提前加。始終近年英國樓市(特別是倫敦)價格處於高水平,所以早過美國加息並不出奇。而卡尼更強調,就算今個月英倫銀行出手壓樓市,都唔等於可以替代加息的作用。

向大陸借貸過多 金管局叫銀行「小心啲」!

The New York Times報道,由於本港銀行對大陸的貸款金額連年上升,而隨著中國硬着陸的風險愈見明顯,金管局正積極研究提高本地銀行的資本水平要求。 這樣做的原因,是希望降低大陸若出現經濟危機及信貨緊縮時,可能帶來的負面打擊。報道指,以金管局的計算去年本港銀行系統向大陸借貸的總額大增32%,至4650億美元。但信貨評級機構Fitch本週一(6月9日)就公佈,有關的大陸融資金額可能更高,高達7980億美元!而按Fitch的數字,香港對大陸的融資額為亞洲區內最多,其他地區(包括新加坡、澳門、馬來西亞等地方)對中國的融資額亦不過4000億,可見香港在中國信貸危機的前提下,風險最高!(見下圖)Fitch更指 「中國硬着陸的機會不大,但出現的話對香港的打擊會很嚴重!」 (A ‘hard landing’ for China’s economy is a low-probability — but high-impact — downside risk to banks in Hong Kong) 文中指出,金管局希望銀行可減少對短期借貸的依賴,改為更多用年期較長的資金來源(例如Retail Deposit,即零售存款)作為融資來源,而當然這些「新政」亦為盡早推行Basel III的要求。不過,有外資「Wholesale Bank」就指,這種「新政」明顯是令傳統銀行(即接受散戶存款的那些)如匯豐、渣打等得益,那些主業做大額借貨、融資的銀行就要受害。 而NYT亦指,金管局的行動與早前IMF兩份香港經濟報告的提醒有關,詳情可睇返之前作的相關報道: 1) 《IMF:香港金融親中招風險》 2) 《IMF為香港把脈 :內地經濟是重要風險因素》 不過,講左咁多,其實有關的新政預期會係2018年升會實行。銀行金融監管政策,從來都係講多過做的,到時中國借貨泡沬都爆左啦!

點解歐洲央行要減息???

ECB(歐央行)終於出手減息,一如所料將基準息率(即Refinancing Rate)由0.25厘減至0.15厘,但更重要的是將央行存款息率(ECB Deposit Rate)減至負0.1厘,另有額外有TLTRO等的刺激政策出台,出手都幾重! 先同大家簡單講解下,點解ECB一定要出手,同埋簡單解釋下ECB Deposite Rate減至負的重要性。 ECB要出手,好簡單的理由是其實歐元區各國正陷通縮的邊緣,由本週二公布的歐元區整體5月份通脹率已下跌至0.5%,較4月的0.7%為低,而New York Times得來的圖可見,歐洲多國的通脹率亦相當接近零水平,而希臘在內的「歐豬國」(即在兩年多前的歐債危機中最受打擊的國家)更已要面對通縮的問題。 咁通縮有咩問題先? 其實在經濟學上,通縮帶來的經濟問題可以相當大。我可以簡單講兩個較易明的理論: 一,由貨幣經濟學元祖級人物Irving Fisher於1930年代推出的「Debt-Deflation」問題,簡單來說就是在通縮期間由於物價下跌,這將令負債人(Debtor)的實質還款增加,當負債增加會令其減少消費,令經濟放緩。加上普遍來說,淨負債人(Net Debtor)會較淨持債人(Net Creditor)為窮,這亦會出現某程度上的財富轉移,這會令負債人更難還債及消費,這會引發更大的經濟問題。 另一個問題是「通縮-減薪」惡性循環,因為物價下跌令商戶需要向員工減薪,但因為工資往往有「拒絕下調」(Nominal Wage Regidity,即老闆要減員工薪金係好難做到)的問題,所以令薪金未能跟物價下調,而過高的問題出現。這樣將出現兩個情況,一是失業增加(老闆覺得炒左人好過),二是公司的利潤大跌,甚至結業。這些都會令通縮變成大型經濟危機,而目前歐元區經濟仍當弱,整體經濟增長只有0.2%,實在難以承受進一步的經濟打擊。 所以今日ECB要減息,但當中一個重點是ECB將Deposit Rate減至負0.1厘,這是個歴史創舉,因為之前無主要央行(即聯儲局及英歐日央行)試過咁做的。先解釋咩係Deposit Rate,所謂的Deposit Rate就係銀行將錢短暫存入ECB時所得到的利息,要知道有時銀行會將手上「多餘」的錢存起「以備不時之需」,而央行就是一個最安全的存放地點。現時ECB將這息率減至負,就是要反向銀行收錢來提供「保險庫」的服務。這樣大家相信都明白,減至負數水平就是「迫」歐元區內的銀行將多餘的錢借出去,令更多人得到借貸,令區內經濟活動改善。不過,有分折指其實目前銀行的「餘錢」不算多,所以就算推這些錢出去的作用亦未必大足夠,再者唔放銀行可能只是放在其他金融工具,未必可以做到增加借貨的效果。 而同時會推出新的LTRO。LTRO本身的政策目標就是向銀行提供流動性。運作上,只要銀行可向央行提供合資格的抵押品,便可向央行借出較長期的流動性借貨。例如於歐債危機時,央行就將原來的還款期由3個月延長至6至12個月,甚至於2011年底至2012年初更向銀行提供3年期的借貸,以確保銀行有足夠的流動性。 今次再推LTRO有所不同,就是因為銀行借錢時要承諾某些條件,首次TLTRO的條件是可借貸的上限為該銀行於今年4月為止,已借予非金融業企業的總金額的7%,這目的是希望銀行必定會將借來的錢借出到私人市場。而今次TLTRO會分四次推出,其餘三次的條件則會改為對非金融業企業的淨借貸的3成。所有TLTRO會於2018年底到期,估計TLTRO的總借貸會高達4000億歐元。 但問題是,銀行是否會借這筆錢,早前有分析認為現時銀行的流動性充足,基本無必要借這筆LTRO資金,所以效果仍要看銀行界是否頊意借入這筆錢來作貨款,而這決定權全於銀行手中,央行無權過問。 另一個較新的政策,是停止對之前推出的Securities Market Program (SMP)這買債計劃的Sterilization(冲銷) 。冲銷是指當歐央行買債後,若只為向市場提供流動性而非增加貨幣供應,就會向市場抽走等額的貨幣,令貨幣供應不會因為買債而增加。 所以停止冲銷必然會令貨幣供應慢慢增加。 這些政策再加上「準備入市購買Asset Backed Security」的口頭承諾,與及行長Draghi一句「We ain’t Finished Yet」,令人不再覺得歐央行是「得個講字」,令歐洲股市大升,例如德國Dax指數就升破10000點,而歐元都顯着回落。看來,形勢一片大好,市場已經充滿信心~ 額外資訊: 1) 減息公布後,歐元反應「良好」,由升轉跌。 Euro reacts to the #ECB‘s rate cut; investors eagerly anticipate Draghi’s press conference: http://t.co/2MSfrkHMoM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