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元存款輕微增長所以無走資 — 我有一個疑問⋯⋯

金管局上星期終於做多少少同解釋走資情況,出左一個FB Post用中國官方常見嘅「自問自答」形式,配以chat app包裝,試以解答坊間對走資同聯匯嘅憂慮同疑問。一向鼓勵金管局多以通俗手法嘅我,當然覺得做法可取並值徥鼓勵。有無走資都好,高透明度仍然係最合大眾利益嘅,我相信。

不過,呢一次快問快答有一個答案,就令我諗左一陣⋯⋯

金管局指出今年以黎港元存款錄得0.8%升幅,呢個唔係大幅走資下會見到嘅情況。

但我見到時就諗,0.8%升幅?咁少嘅?

覺得少,係因為早前睇緊美國嘅數據。武漢肺炎引致封城同經濟停頓下,一個新嘅經濟現象係儲蓄率急升。美國儲蓄率亦由長期低過10%,一下之急升去超過30%。

鋪頭又無開,人亦都出唔到街,好多消費嘅機會會係疫情下消失左;加上經濟前景難以預料,亦令到人有未雨綢繆嘅自覺,所以儲蓄率急升都唔係好出奇。

美國儲蓄率急升,有轉成銀行存款嘅趨勢,上圖可見自三月中起美國銀行存款總額大幅急升,近三個月升左近20億美元。

當然,疫情令儲蓄率升可能只係其中一個原因,唔好忘記聯儲局同時係度重推QE,而美國政府亦同時向居民及中小企派錢同放貸。財政加貨幣刺激政策,有能力短期推高存款總量。

好啦,所以個問題係美國同香港嘅數字可比性有幾高 — 而呢方面我並無好嘅答案。

疫情封城政策會引致儲蓄及存款上升,係相當合理嘅情況,例如歐元區四月份嘅數字都見到居民及企業存款嘅增速,都有突然加快,不過幅度遠低於美國嘅情況。

而不論歐美都有QE呢個因素左右數據解讀,到底QE效應推動嘅存款增幅佔比應該幾多,就好需要較高層次嘅數據分析能力先解答到,而我並無呢方面嘅能力。

可以總結嘅係,港元存款數字一來唔見有因為疫情效應而增長 — 或許係因為本港抗疫時並無嚴格封城,消費活動減少幅度較細有關;二來數字亦見唔到美元QE嘅效應,所以我仍偏向覺得個增幅係太細。

當然,無論如何港元存款就係上升,加上港匯仍強,兩者加起來嘅圖畫仍然係就算有散戶走資活動,都仍然被資金流入所抵消。走資未見帶來衝擊仍係合理嘅理解。

正如Byron(曾國平,維珍尼亞理工大學副教授)係我地個直播節目所講,解讀走資數據極度困難,資金流動原因成千上萬,每個指標都要大量數據分析工程先講到清晰嘅實質,好難睇得通。

登記本網Newsletter,就可以不定期收到專業嘅經濟學術及經濟時事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