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Reporter的使用說明 – 2017年7月號

上一次寫「使用說明」已經是去年6月底。上一篇的使用說明除了希望向大家解述本網站的基本營運及內容外,亦花了很多篇幅向各位讀者籌募經費。一年過去,收到的總款額雖然算不上多,但已經教我喜出望外。現在我希望藉此新的使用說明,向大家簡介本網在過去一年的更新,特別是未來的發展新方向,亦藉此機會向各位籌措新一年的經費。😏


通過《贊助EconReporter》版面收到的資助款項共為7867港元,即約656元一個月;而在Amazon購物回佣得到金額約為330美元,即約2570港元;合計去年大家的資助總額共約1萬港元,完全足夠支持本網的基本營運,多謝各位!加上近兩個月,我開始在《iMoney》網上專欄供稿,亦為本網提供更多營運資金。金額雖然可能對大家來說微不足道,但對我就絕對有鼓舞的作用~(所以千萬唔好俾佢停~)

在這一年間,本網的營運模式及內容都有不少更變。最明顯的一個改動是網站由一分成四個,分別有:

Econ記者主頁
經濟新聞記事錄
Econ記者研究室
Where is the General Theory of the 21st Century? (WITGT21)

其實一直未有好好解釋四個分頁的不同,就等我藉此機會講解一下。

經濟新聞記事主要用作我個人的新聞記錄之用,某程度就是將一些我個人覺得有趣的經濟財經新聞收錄下來,作日後參存之用;
Econ記者研究室則是用來收錄較為詳盡的經濟學專題文章;
WITGT21則是本網的重點項目,透過一系列頂級經濟學者專訪,探討到底宏觀經濟學術,在2008經濟危機之後有否出現如「Keynesian Revolution」般的翻天覆地變革,這個系列至今已訪問了多位頂級宏觀經濟學者,但仍然有大量有趣的題目未曾探討,所以這系列在未來一年仍會是本網的重點內容,但目前只能為大家提供英文版本,請多見諒。

內容愈來愈多,餘下的時間就愈來愈少,這是我過去一年面對的情況;特別是我花了極多時間在開發WITGT21 的內容上,今其他中文內容減少甚至質素變差。因此,在來年一年重要的轉變,是我決定在要「畫地為牢」,限制一下自己會探索的題目。下列的專題項目,將為本網重點報導及分析的題材:

經濟學術題材
– 宏觀經濟學術討論
– 經濟學術研究最新發展路向
– 經濟金融危機分析
– 行為經濟學討論


經濟新聞分析

– 歐元區經濟整合進程
– 印度經濟觀察
– 央行政策觀察
– 金融業監管專題探討
– 國際債市觀察

商業營運分析
– 新媒體及傳媒營運
– 科技企業營運生態
– 足球商業營運


Econ記者這項目,一直是我個人探索傳媒業發展空間的地方;而現時我最新的試煉,就是希望可以試驗作為一位專注個別題目的專項獨立記者,在香港這個媒體生態下的生存方法。現在香港太重視所謂的KOL營運方式,找一些「代表人物」不停大書特書自己的觀點,結果市面上充斥「事事評論員」,膠up太多,認真討論太少。

我希望試驗的是另一種文化,就是作為一位獨立記者,我帶大家一齊探索上述一系列的題目。在這建構下,我的「Opinion」將毫不重要,重要是透過更多的認知及討論,大家可以同我一齊分享各位對這些題目的「Opinion」。

這個願景說來簡單,但執行上來絕不容易,這亦帶到本網未來別一個重大的轉變取向 — 以Newsletter取代FB作為主要推送文章的渠道。

不要擔心,不是說我會完全放棄FB這個平台,事實上FB Page的應用將會愈來多,因為在新計劃下FB Page將會用來做其最合適的用途 — 與各位讀者溝通及吹水的平台;但文章的推送的主職,我希望可以由Email Newsletter取代

講左好多年,雖然FB仍然是最有效的推送平台,但FB三不五時更改算式,並往往傾向對小型文字媒體不利,這令我堅信本網未來的成功,將取決於我能否另尋路徑將文章推送予各位讀者。近幾個月我愈來愈了解到,一個好的媒體是要有自主且有效的內容派送工具,而且不可以只有單一的派送渠道,否則就如同將媒體的生死交托予他人之手,這亦是近年香港媒體內容愈趨單一的重要因素:當你只能依靠FB,你的內容亦要迎合FB — 文章要短,內容就要以情緒先行,資訊性為副 — 這絕非合適本網生存的土壤。

在此,我請各位留下你的Email Address,好讓我可以透過email newsletter與各位溝通。現時設計中的Newsletter形式,不會再是之前試驗的「一週回帶」模式,而是改為每日(但相信營運初期會是隔日)寫一篇短文,加上一系列相關的新聞連結及圖表,送到大家的郵箱之內;目前計劃,這Newsletter 會名為《你不需要知的經濟事》,主題是較為偏離主流的經濟相關題材。有興趣的話可在這裡留下email address

登記Econ記者Newsletter !

* indicates required



真心講句,我希望Econ記者可以成功,除了因為我真係好想可以做一世記者(而又唔會餓死),亦希望這個小小的實驗項目,可以示範到在香港做傳媒其實仍然有其他路向。現在各大媒體都在講外判,到底經濟新聞如何可以獨立營運而收到效率大升之效呢?這是我希望在未來一年與各位一齊探索的問題。

多謝各位支持。

Econ記者
2017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