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左膠」變右?其實唔難!— 附Andrew J. Oswald專訪

【輔仁網訊】看到這個標題,大概你會以為這是一篇本土主義文章。唔好意思,那是個標題黨,其實這是篇經濟學術報道。 經濟學界對政治選舉議題一向有探討,因經濟學在美國某程度上是件政治工具,故經濟學者對政治往往頗有興趣。對於選舉,經濟學者都一小小的疑問,就是選民的投票取向左或是右到底是由甚麼決定的?市民主張自由經濟減少規管(較右),或是主張增加福利、大愛包容(傾左),是因為道德感召、價值觀主導,還是經濟生活需要使然? 不難想像,經濟學者多會傾向以後者作解讀,因理論建構較近現有經濟學框架。人本自利,故較高收入的人仕自然會較支持右傾政客,因其主張減少稅收或避免干預市場的政策,看似較易令有錢人得益。同理,生活較困難的朋友,自然又會支持會大派福利,關愛大眾的政黨。問題是,這種理論看似合理,但難以驗證,難度你可以將同一個人的收入高低調整,看看其投票取向的改變?這不太可能吧。 其實是有可能的,方法就是看看中六合彩(我用這個詞代替外國的彩票)會否改變市民的投票取向。University Andrew J. Oswald及 University … …閱讀全文…

「喂細路,我地唔收毫子架」外傳之經濟分析

睇完「喂細路,我地唔收毫子架」一文後,我就忍不住要為這文添上一個番外篇,這可能是因本人是一位認真的「毫子用家」。每次出門口前,我都會到「散銀盆」處拿起一手的散銀,然後我會認真點算,確保我手上有至少一個五毫、兩個兩毫及兩個一毫,我才會出街,因為只有這樣才可以確保可在買東西時,用「準確」金額來支付,令毫子「幣盡其用」。 我說的:「管理家中的毫子,與管理一間公司一樣難。但同樣地管理得宜是可以為你賺到錢的。」 其實,毫子在市面上不受歡迎不是香港獨有的問題,美國也面對相同的問題。始終,在銀包電子化的年代,加上長年物價上升,毫子及散銀在先進國家的應用都受到討論。近年美國便有不少關於散銀的經濟討論,值得我們了解一下。 先說毫子帶來的經濟損耗。先要明自一個簡單的道理,放在「散銀盆」多年不動的散銀,某程度上等同向政府作出借貸,而且還不收利息。因為在貨幣政策的基本原理下,要穩定經濟便要維持穩定的貨幣發行,這是經濟學上重要的概念QTM的推算(QTM即 MV=PY … …閱讀全文…

Dr.Strangelove — 一套有經濟學概念的Kubrick電影

Kubrick作為世界最有名的導演之一,大部份他制作的電影都是must-watch的。不過對於讀經濟的朋友重難月日有一套是must-watch中的must-watch。那就是Dr.Strangelove了。

因為這套電影的其中一個劇本顧問,就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Thomas Schelling。劇中的主線,就是一個Game Theory的概念。最近Thomas Schelling為Harvard Kennedy School 做左個訪問,親自講這件事。

Source: http://www.hks.harvard.edu/news-events/news/articles/schelling-kubrick-strangelove

當經濟學教授在唱「莫道你在選擇人~」

作為「經濟學撚」,本人好鐘意睇科普類經濟學書,因為讀這類書總可令我溫故知新。要知道離開了大學,只係睇本地財經新聞的話,我的經濟學常識不退化才怪。 這類書中Tim Harford 寫的 Undercover Economist 系列,一直是我的首選,他總能做到將經濟理論說得易明,說得準確,說得有趣。但事實上,近20多年Microeconomist已經將學科發展到廣泛解釋很多生活小事,雖作為外人可能會覺得這學科越趨無聊,因為要明白這類「生活小事」研究的實際深遠意義,往往需明白很多經濟學歷史才可。但若作者能將事情化煩為簡,這批新研究的內容又總是有趣得令人難以抗拒的。 … …閱讀全文…

由GTA Online講到Happynomics

最近我相當在網上打字變得相當不努力,一星期都弄不出一篇文,FB主頁的更新,更只是一日一個。無他的,最近GTA Online的網上環境變得穩定,本人的心就已由混亂不堪的香港,移民到Los Santos 了。 作為宅男自白,我認為最近的生活素質,其實因為GTA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