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抄抄! 抄報對行業有益(好似係)

近日讀到一個有趣的NBER工作論文,相信不少本網讀者會有興趣,因為內容是關於新媒體時代,抄報的價值問題。 先說明結果,研究指出「抄報」的行為可以對整個傳媒業一定貢獻!你可能問為何會這樣?其實關鍵在於何謂你怎樣抄及目標為何。 這名為《Content Aggregation by…

美國加息其實唔易—簡談聯儲局利率調控工具

美國聯儲局主席Yellen近期多次指,只要美國勞動市場及經濟復甦速度維持現況,今年內加息的機會頗大。故不少分析都相信可以在九月會作首次加息。 但我想同大家講,在後QE (Quantitative Easing)年代,美國要加息唔再係「話咁易」。我想指出的不是加息對經濟影響不定確性過高,令聯儲局議息委員會(FOMC)官員們「議而不決」的情況。 真正想說的是加息背後,聯儲局有一個重大的技術問題要解決,而這問題的成因,是QE令聯儲局資產負債表過大,及銀行儲備過多,令到加息的「運作過程」出現少量技術上問題。…

經濟學研究可以好無謂 — 研究排頭位就多啲人引用…

有時唔太明白何解大眾會覺得經濟學者是一群甚麼「冷血、自私、奸詐的人」,當然有時金融從業員的確有以上特質,問題是不少金融從業員(特別是上一兩代)根本不是經濟學人…不少人只是在銀行任職,邊做邊學,經濟學就會基本的可以了,甚麼創新研究?未看過。 所以,大家不停觀察某一群「冷血、自私、奸詐的人」,你當然只會得出「他們是冷血、自私、奸詐」的結論,只是經濟學者不知怎的被拖下水來… 說了一堆開場白,想說的是不少經濟學者說到底都是一群Nerd(某程度就是一郡知識水平極高的宅男)。我這樣說是因為實在看過太多無甚大意義,但旨在令行內人一笑的「無聊研究」,今日給你們一個例子。 美國經濟研究局(NBER)幾位研究Daniel R.…

硬幣定紙幣經濟效益大?請看美國一元的案例

WSJ有一篇相當有趣的報道,講及美國現行同時流通一美元硬幣及一美元紙幣,但因為美國人傾向使用紙幣多於硬幣,令聯儲局的存庫堆積大量一元硬幣,甚至擔心要多建存庫來應付,而推出一元硬幣的得益亦不及預期 (WSJhttp://online.wsj.com/articles/dollar-coin-loses-currency-on-savings-1428080583) 根據我從Wiki的簡單了解,一元硬幣長年都在美國流通的,但在1981年開始停鑄新幣,直至1999年才再開始重鑄。而報道指,美國的Government Accounting Office…

伯南克何以怪責德國出口多過入口?

自從伯南克成為博客,他的言論看法登時再成經濟學界的焦點。博客首文為一連三集的《點解利率會這麼低》系列,這文已經成功引來Larry Summers及Paul Krugman的反駁,並在學界引發一輪熱議。但伯老並不滿足挑戰這兩位經濟強人,新一篇文章的矛頭直指更強大的目標— 德國! 文章的名題為《Germany’s…

點解金融業好野會嫌多?

研究是在國際結算銀行(BIS)發表的,主事人之一Stephen Cecchetti是一位宏觀經濟學的名家,現任BIS的高層。研究利用五十個國家於過去三十年的數據(不包括香港),發現金融發展(貸款金額、金融業員工人數)水平愈高,經濟增長會先升後回。 即係話,金融業有too much of…

反政府抗爭有無用(二) 之 50萬人示威的經濟衝擊

(讀者請先行閱讀《反政府抗爭有無用? (一)》) 上回講到,阿拉伯之春期間的大型示威,先後令政權出現三次更變,由穆巴拉克與NDP管治,到第一次軍政,再到伊斯蘭政府與及第二次軍政,每次群眾運動令政府更變的前後,與當權者相關的「裙帶機構」在股市價格都出現顯着下跌。 Daron Acemoglu、Ah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