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 Deaton攞諾貝爾 其他學者點評價?

今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由 Princeton 頂級學者Angus Deaton 奪得,以表揚其在量度消費、貧窮及福利上的貢獻。有關其學術貢獻,我在此不班門弄斧,故打算轉介各位讀者看看其他經濟學者,對Deaton的學術貢獻的評價,並看看這個獎是否名符其實。…

人民銀行放水救市 放緊都唔夠 點解?

想同大家介紹一篇《The Economist》的文章,去了解中國經濟的問題本質。先看以下這個圖: 上圖是歐洲、美國、日本及中國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規模(藍綫),及資產表對該國GDP的比例(深紅綫)。這個圖要表達的,正是中國的所謂「放水」貨幣政策,與真正推行QE的美歐日有一個顯著分別,就後三者的央行資產表對GDP的比例,都隨着資產表增長而上升,但人行資產表急增的同時,資產表對GDP比率反而一直下降。 這當然不一定是個問題,因為簡單的解釋是歐美日近年的經濟增長相當一般,而中國則仍然有約8%的經濟增長,所以藍紅兩綫的走勢不同,實非令人驚訝之事。問題是,當深紅綫斜向下走,就相當於中國的基礎貨幣增長跟不上經濟增長,這才是《The Economist》所擔心之事。…

美國加息其實唔易—IOER的角色

之前同大家在《加息其實唔易-簡談聯儲局利率調控工具》一文中,談及過聯儲局在後QE時代要調高基準利率,程序會變得較以往複雜。 在金融海嘯前,聯儲局只需要簡單的使用公開市場操作(Open Market Operations,OMO),與銀行買賣國債等資產,就可以調控銀行的多餘儲備(Excess Reserve)水平,從而調節聯邦儲備利率(Fede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