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VIN GOODFRIEND

傳聞Trump將任命的聯儲局新理事…極度支持負利率政策

NYT在週五引述知情人士報道,指Donald Trump政府已經選定兩位聯儲局新任理事的人選,兩位將分別是前財政部官員Randal K. Quarles,及Richmond Fed的前經濟研究部主管兼Carnegie Mellon大學經濟學教授Marvin Goodfriend。

Trump Said to Pick Nominees for 2 Positions on Fed Board

報道指,Quarles將會取替在四月離任的Daniel Tarullo出任所謂的金融監管事務副行長職位。但本文的重點會放在經濟學者Goodfriend教授之上。

Goodfriend 為知名的貨幣經濟學者,他在Richmond Fed出任經濟研究員多達二十年,至2005年才回歸學術界,其研究在行內頗有份量,而近年他亦參與一個獨立的貨幣政策倡議組織Shadow Open Market Committee。當他將獲提名的消息傳出後,不少學者都在Twitter發表正面的評價:

而FT Alphaville的寫手Matthew C Klein在文章《One of Trump’s potential Fed picks is a huge fan of negative interest rates》中,就總結了Goodfriend教授在去年的Jackson Hole會議中,演講的文章《THE CASE FOR UNENCUMBERING INTEREST RATE POLICY AT THE ZERO BOUND》。

在這篇文,Goodfriend就講解了一個可以打破零息下限的技術方式。他指出,如果利率受零息所限制著的話,情況就似金本位會令貨幣政策失效一樣,所以要打破這個限制的其中一個方法,是引進一個「浮動滙率」制度,這個浮動滙率就是銀行將現金存入央行時的價值,應該隨著實體經濟狀況、貨幣需求及利率對貨幣需求的敏感度這些因素而改變。

在一個較實在的例子是,如果央行有需要實行負利率政策,央行可以聲明每10元現金存入央行,銀行只能得到9元儲備,這樣就可以減低銀行將現金存放在央行的動機,在負利率下銀行仍要積極將錢投借出,確保負利率可以傳到實體經濟。

要補充的是我未有完整的讀完Goodfriend的論文,上述的報道是建基於Klein的總結。讀者想詳細了解Goodfriend的建議,可以自行詳閱他的文章。

總的而言,今次這個任命相當有趣,個人而言相當期待Goodfriend教授出席聽證會時,會如何回應有應他對負利率政策的提問。

EconReporter營運需要你的支持
請幫手Share本網文章。

當然,你可以出錢資助一下就更好啦!

➥ 按入這裡資助EconReporter!

Read more:
Apple / Google可能才是Pokemon Go大贏家
Close